88ag8亚游网址|开户阅读网 > 玄幻ag8亚游网址|开户 > 阿黛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打断了腿
????晴朗的天突然间就阴沉了起来,起风了,风卷起还未化尽的积雪,碎雪飘飘。

????“呸,赵颐又不是我们害死的,你犯得着找我们吗?那害赵颐的醉鬼不是已经被处死了吗?”燕六这时跳着脚。

????“是啊,赵昱,你可不能故来。”一边翁咏白,阮复年,高辉等人也急跳的应和道。

????几人突然觉得有些不保险了,

????“你们真当我在钱塘,这京城发生的事情就一无所知啊,再怎么我在京城也呆了大半年了,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。”赵昱冷哼着。

????又道:“那我问你们,当日,赵颐因为香雪之事被禁足,是谁假借太学先生有吩嘱来把人带走的啊?还是,那匹马又是怎么回事啊?”赵昱一声比一声的大。

????虽说关于赵颐的出身一直有闲言,但甭管他是不是假抱生子,只他死时还顶着恭王府之子的身份,那么他就代表恭王府。

????说起来,当初京城闹出恭王府假抱生子之事,赵拓固然被陷入了困局,但还有一个受害者正是做为事主的赵颐。

????自流言起,赵颐也是颇受流言之苦,毕竟他是事主,那心情肯定不好受。

????再加上他已成年,当时已在选世子妃了,一但成了亲后马上就面临承爵的事情,赵颐不得不有些担心。

????再就是当年赵衡准备承爵之事,本来板上定钉要承爵的,却因为黑龙鱼出了差错,被京中的这一帮子纨绔把承爵的事情给搅了,而赵衡承爵失败后,这些个纨绔子还夸夸其谈,竟好似那各家子弟承爵之事都尽在他们手中似的。

????也因此,最后这一段时间,赵颐对这些个纨绔子弟几乎是有求必应,几乎是吃喝玩一条龙,也是为着承爵之事,各家能帮他说说话。

????因着赵颐不成器,恭王妃自是拘着他的,赵颐身上没什么钱,再加上他整日玩乐,自己也没有经营什么产业,没有大的财源,自然有些负担不起,这一负担不起便只能问这些个纨绔借,可最终也是花销到他们身上。

????还有那个香雪,是个花魁,只是恭王府再落魄也不可能任由赵颐娶个青楼女子,可偏偏赵颐在这方面居然是个情种,还就认定了香雪,恭王妃自是气急,便禁了赵颐的足,还逼着青楼把香雪发卖出去,没想香雪倒也好本事,居然跑了回来,还找上了那几个纨绔子弟,于是这几人就编了一个理由来把赵颐带了出去,其实这些人就是想看赵颐的笑话。

????还有那马,竟是这几个纨绔准备着让赵颐和香雪私奔用的。

????也就是这时,买下香雪的那个富家子找来了,他之前也是吃多了酒,那找了来,又受了几个纨绔子的悉落,这种事情,但凡有些血性的男儿都是忍不得的,酒意涌动之下,那富家子也就顾不得别的,气急之下捅了那马一刀,那马被捅了一刀又岂有不发狂的道理,只一个昂立就把赵颐摔了下马了,还很不幸的就摔死了。

????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始未,这段时间,赵昱打听的清清楚楚。

????赵颐之事,是他自己不学好,最后招了祸,丢了性命,恭王是将军世家,这种事情自不好怪到这些个纨绔身上,可恭王府不怪,并不等于这些个纨绔就没有责任了。

????如今,赵昱就是要问他一问的。

????反正大家都是纨绔,便是有些不讲理又怎么了。

????赵昱此时吼着,他里子倒底是赵拓,身上自然而然的有一股子杀伐之气,一时间,一帮讨债的都一脸悻悻,有那胆小的已开悄悄的溜了。

????对于这些被裹携的小鱼小虾,赵昱也就只当不见,却只盯着为首的这么几个。

????“不愧是京城啊,一帮小子呼呼喝喝之间,就能翻手为云覆手雨的,竟是掌握了各家承爵之事,倒真是让我这个钱塘来的乡下小子开了眼界了。”赵昱这时又一脸懒洋洋的道。

????他这话一出,那翁咏白,阮复年,高辉等人脸面大变不说,便是围观之中,许多人脸色也变了,昱世子这话可有讲究了,说小了去,这几家子弟故作非为,说大了去,那指不定成了这几家的大人借着小子在控制朝中爵位呢。

????“你别胡说,我知道当初之事我们做的不合适,可我们那也是为了朋友之义。”一边阮复年道,可不能让这个帽子戴下来,那说不定真要出人命的。

????“朋友之义,你们来跟我说朋友之义?”一听高二公子这话,赵昱一脸嘲讽。

????“我虽也是纨绔,但我也晓得朋友有通财之义,何况人死债消,你们今日的行为可对不上朋友二字,当然,借债还钱,我恭王府绝不会不认,但是什么时候,纪家之事也轮到你们来作主了?”赵昱这时又一脸平静的道。

????“是啊,纪枫曾经跟你们中一些人也有些交往吧,也算得是朋友吧,可为着他手上的那张借据,你们公然带人打伤了他,这是什么朋友?来,跟我说说。”这时,一身紫袍的康王拂开人群,走了上前,身后两个人还扶着纪枫。

????“康王,是康王,他怎么来了?”周围人不由的窃窃私语。

????今日之事着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????那些个纨绔也未曾想到康王会来,还带着纪家的纪枫,立时的,各人都觉得今日情形不妙啊。

????只是他们不比那些个裹挟的,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,不好学他们偷偷的溜走。

????此时倒是燕六梗着个脖子:“赵昱,你要算账那就算账,当日我们确有不是。”

????“好,你认就好,给我打断一条腿。”赵昱点点头,侧过脸冲着一边的赵炳道。

????那赵炳等侍卫前番受着赵颐之死的牵连,饭碗都丢了,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的,这会儿自不会客气,反正有世子撑腰,也管不得这些人身后的背景了,一个个抄起手上的棍子,便打了下去。

????毫不手软。

????高辉,阮复年等人一个没少,全都打断了一条腿。

????一个个嚎的震天响。

????恭王妃,五太爷,还有赵二爷等人均恭身的立在灵位边上,既然请出了灵位,也请就等于今日之事,整个赵氏族人都站在一起。

????再加上康王做见证,今日之事,赵昱着实为恭王府立了威。

????这边刚打完,众纨绔的随侍连忙抬着公子离开,回家自有老爷们作主。

????赵昱也未再说,只是冲着康王和纪枫拱拱手。

????只是阿黛这时注意到康王,也是因着靖王之事,阿黛也就随意的用气机察了一下康王的脉相。

????却是一愣,三部俱弦,而致极数,力主九鼎,掌生死建节天关,这是为国主之相啊。

????此时,人群散尽。

????但谁都猜着,说不定,更大的事情在后头呢,今天被赵昱打断腿的,那在京中都是非富即贵的,赵昱这出手,在众人看来,实是太过辣手了一点。

????五太爷离开时,拍了拍赵昱的肩,颇有些欣慰,恭王府很久没有这么硬气过的,想当初恭王在时,马踏京城,谁个敢惹?

????赵二爷回到屋里,深吸了口气,只是冲着牛氏道:“以后世子妃那边,你多走动走动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昱世子如今可是得罪了不少的人,咱们还是观望一下吧。”牛氏道,她觉得这事有些悬着,赵昱这一顿打,可差不多把京城的大家族都得罪了。

????“得罪了人?放心,他们不会也不敢找昱世子麻烦的。”赵二爷道。

????都说老三家的二小子是纨绔,如今看来,可不一定啊,就算是纨绔,那也是一个很有手段的纨绔。

????今日之事,整个布局既属合一个纨绔的行事,有些嚣张,有些不讲理,但偏偏又光明正大,他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断了这些人的腿,可这些人怕是连喊一声屈都不行。

????这赵昱让人不可小觑。

????这一回,说不得连带着赵衡的爵位也能一并解决了。

????而恭王妃,看完了一切便转身回屋了继续养病,没人能看透她的心思。

????……

????燕国公府。

????燕国公正在花园里剪松枝,他早两年已经告老,如今专在家里含饴弄孙。

????国公老夫人这时黑着一张脸进来,见到燕国公的举动,便一把夺过他的剪刀:“一天到晚,就知道闲花惹草的,你孙子都叫人打断了腿了。”

????老夫人虽然年岁不小,但脾气火爆。

????“怎么,燕六那臭小子让人打断腿了?我指着他就有这一天。”燕国公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却是一脸我早料中的样子。

????燕六是家中幺子,人长的俊,嘴又甜,平日里哄的老夫人心肝的疼他,连燕六的爹娘都管不得他,国公不是不晓得夫人这般做的坏处,只是夫人年纪大了,性子更有些执拗,别人劝不听,在老夫人的眼里,自家的儿孙那哪有不好的,错的。

????都是好的,都是对的,错的也是对的。

????国公也实是没有办法。

????而至于小六儿的这一天,国公早就预料到了,京城水深着呢,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岂有不载坑的道理?不经一事,不长一智。

????只不过……

????“小六儿是叫谁打断的腿?”老国公问道,虽说孙子不争气,但这打人的人也太不给脸,老公国也是要掂量掂量的。

????“恭王府那个才过继过来的世子。”国公老夫人没好气的道。

????“嗯,把事情给我说说。”老国公看到跟着老夫人一起过来的家人问道。

????那家人于是把今日燕六去恭王府讨债的事情说了说。

????“这欠债还钱,天经地仪的,这赵昱果然是个混球,我明日就去恭王府找恭王妃要个交待。”国公老夫人又听了一偏事情始末,心中仍是气难消,她宝贝心肝孙儿,平日里便是连指头的劲儿都不舍得给一下的,如今居然硬生生的被打断了一条腿。

????老国公听说,沉思了一会儿,却是挥了挥手:“算了,就这么着吧。”

????“你个老家伙,你老糊涂啦?”国公夫人瞪眼,这么大的委屈,岂能就这么算了?

????“我看你老糊涂了,当初赵颐死的时候,我就说让小六儿爹娘带着小六去陪罪,你偏护着小六儿,今日赵昱可是把话挑明了,一般京城高官子弟,平日成群结党,稍一不如意,就找这个的不痛快,那个的不痛快。更是扬言,谁不合他们的意,便不让人承爵。承爵那可是皇家之事,是别人能左右的吗?明白就里的人说这些小子胡作非为,不明白的,还当不晓得这些人是不是受了家里大人的授意呢?”老国公说着,看了一眼国公夫人。

????国公夫人陪着老国公走到这日,那也不是完全糊涂的,这时听得老国公这话,心里唬的一跳:“皇帝不会真这么想吧?”

????“呵,不好说,反正皇帝现在的疑心病越来越重了,要不然宁王府也不至于落得如些境地。”老国公呵呵的道。

????国公夫人心道,果然是这样。

????“所以啊,小六儿这腿就断的该。”国公道。

????心中倒是想着,赵昱,不简单啊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r1152